开封黄河那些事儿之历代河患

开封地情网 www.kfdqw.com   发布时间:2020-05-14   来源:  点击:358次  
  开封遭受的黄河水患可追溯到先秦时期。秦王政统一中国时,曾派大将王贲攻打魏国,围困大梁城(今开封市)。因久攻不下,于公元前225年,引黄河的分流——大沟之水灌城,大梁城变为废墟,魏国灭亡。“黄河水灌梁王宫,户口十万化沙尘”(《舆地广记》)。这是有文字记载以来开封城第一次河患。一场洪水,使富甲海内的名都沦为普通县城,500年后才升为陈留郡治。北宋期间,黄河的分支——汴水经常在开封一带泛滥。黄河决溢有时也危及汴境。金代黄河进入今开封市境以后,自金大定二十年(1180年)在今开封县境决京东埽起,到1944年尉氏荣村决口止,前后764年间,共决溢339处,平均2年左右决口1处。再加境外决溢波及开封,灾害更加频繁。开封城曾4次被淹,15次被洪水包围。考城县曾6迁县城。杞县在元大德二年(1298年),一次洪水决口96处。
  黄河在开封市境决溢造成严重灾害的,有以下几次: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六月,河决开封城,泛水由安远门(北门)冲入城中,“城中如釜底,民屋廛市尽沉水中,中原财赋聚集之地一没而尽”(《河渠纪闻》卷八),损失十分严重。

  明天顺五年七月初四(1461年8月9日),河决汴梁土城,当即堵塞砖城五门防御洪水。初六日,风激浪涌,大水突破北门,“城中水丈余,坏官民舍过半。周王府宫人及诸守土官皆乘舟筏以避,军民溺死无算”(《明史·河渠志》)。连周王府的宗支底册也被冲失。

  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官军企图水淹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以解开封之围。先于六月决朱家寨。农民军围城后,在上游马家口处掘堤引水,以坏城垣,但因水小,均未告成。是年9月间,黄河水涨,分别从两掘堤处溃口,溃水在护城堤外合为一股,决开了护城堤,围困开封城。九月十五日,先后冲破曹门、北门,洪水灌入,全城覆没。城内水沙淤漫,街市房舍尽被埋没。低洼处水深数丈。“波中可见者,惟钟鼓两楼及各王府屋脊、相国寺顶、周王府紫禁城、上方寺铁塔而已”(《豫变纪略》卷五)。城毁人亡,死伤惨重,20年后才重建开封城。开封以下“六七百里尽成巨浸”(清顺治朝《河工奏疏》)。有人在开封、固始间行走六天,途中未见一人,但见荒草遍野,狼兽成群。邻近开封的陈留县城荡然一空。清宣统《陈留县志》上有“房屋尽倾,邑无居人”的记载。
  清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十六日(1841年8月2日),河决祥符上汛31堡(今郊区张湾村)。入夜,水抵城下,将五门囤堵。十七日早晨,城外洪水一望无际,四顾不见村落。午后,从城东南角水门洞向城内灌水。接着,洪水突破南门,顺东、西城墙四面环绕。除布政署、粮道署、开归道署、开封府署无水外,其余各处水深3—9尺不等。十九日堵塞南门,二十二日堵塞水门洞,二十四日全河夺溜,城墙接连蛰陷,官民全力守城。在城东、西、北三门各设砖局,每天收购民砖数十万块,仍不敷用。又拆庙宇、扒贡院,连相国寺内的太湖石,东棚板街阴沟上的石盖板都运到城头抢险。城内树木尽成枯桩,民间的床箔几乎用完。洪水围城达8个月之久,经大学士王鼎及林则徐等率众堵口,于道光二十二年二月初八(1842年3月19日)合龙。这次决口淹没豫、皖两省的5府23州县。开封城变为盆地,惠济河淤塞,城内积水排不出去,土地碱卤,井泉苦涩,遗患无穷。
  清咸丰五年六月十九日(1855年8月1日),黄河在铜瓦厢(今兰考东坝头以西)决口改道。除兰仪、祥符、考城受灾外,溃水淹及河南、直隶、山东三省的8府34州县。其中东明至东阿一带,河势散漫,一遇水涨,一片汪洋,宽十余里至三四十里不等。
 

  有时境外黄河决溢,开封市受灾也十分严重。清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黄沁并涨。发生特大洪水。六月二十七日,河决中牟九堡,大溜南趋,经祥符西,护城堤坡被冲刷400余丈,冲毁陈留县城。开封四周良田变成沙荒,朱仙镇精华损失殆尽。光绪十三年(1887年),河决郑州石桥。贾鲁河进一步淤塞,航行困难,后来舟楫完全不通。靠贾鲁河航运而繁荣的朱仙镇,曾发展成为20万人口的大城市、是全国四大名镇之一,从此一蹶不振。1938年,国民党军队扒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洪水泛滥,豫皖苏三省的44个县市沦为泽国,1250万人受灾,死亡89万多人。黄泛区长达400公里,宽30~80公里。今开封市境内的尉氏县大部陷入泛区,通许县一半陷入泛区,市郊区、开封县、杞县局部陷入泛区。四县一郊共淹没耕地98万亩,倒塌房屋35.9万间,死亡14万人。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