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录十卷人家”藏书印奇闻

开封地情网 www.kfdqw.com   发布时间:2018-02-27   来源:  点击:272次  
    古人爱在自己所藏书扉页上加盖藏书印,藏书印造型不一,多用篆字,内容不一,总以能体现出主人的特点爱好、胸襟风采为佳。这也是文人雅士们表达自己兴趣爱好的一方小天地,在适当地方加盖一印,能为古书生色不少。
    最有趣的要算是“金石录十卷人家”藏书印。此事说来话长。当年赵明诚、李清照夫妇,著有《金石录》三十卷传世。此书历经磨难,传到明朝时,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抄本,因辗转誊录,讹误极多,仍然很珍贵。浙江有位藏书家叫冯文昌,偶得一本宋代《金古录》刻本,发现其中错误极少,就用此来勘正元明抄本,可惜此书只存十卷。然而,在这十卷之内,他惊奇地发现竟然有不少名人题字。他一见图记满幅,十分激动,视为惊天秘籍、镇宅之宝,为纪念有幸得此海内孤本,特意刻了一方“金古录十卷人家”藏书印以志其得书之乐。不久,此书又被传到安徽歙县的大藏书家鲍廷博手中,他又刻了一方“金石录十卷人家”的藏书印以记其喜。但鲍廷博未来得及校对一遍,此书却被丁杰持出,转售于扬州的大学者阮元。阮元既有极为丰富的私藏,又创办了灵隐书藏和焦山书藏两处社会公益性
    藏书处,见多识广,也自视是“金石录十卷人家”的当然继承者,总是随身携带。后来,不知何故,竟被书商拿去卖给了闲居金陵而又专搜元刊的韩泰华。韩泰华一见此书,狂喜,同样刻了一方“金石录十卷人家”的藏书印以畅其怀。后来,该书又落到汪瑊之手,汪瑊照样刻了一方“金石录十卷人家”藏书印以表以快。再经几度易主,直至光绪年间,此书又归于吴县的藏书家潘祖荫手中,潘祖荫依旧刻了一方“金石录十卷人家”的藏书印以铭其功。
    同一本书,200年间,辗转迁流,全在名人之手,各家印式有别而印文全同,确是天下奇闻。
1_20161228151221_vsnwq.jpg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