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开封市博物馆 承载八朝古都的厚重与华彩

开封地情网 www.kfdqw.com   发布时间:2018-08-15   来源:  点击:109次  
    在河南省开封市中心商务区,有一座宋代风格的建筑,四周较低的房屋拥簇着中央高耸的殿阁,整体呈现为象征外城、里城、皇城的“三重城”格局——这就是开封市博物馆新馆。
    开封市博物馆初建并开放于1962年,1988年在开封市包公湖畔扩建,2018年3月新馆建成开放。目前,开封市博物馆馆藏陶器、瓷器、铜器、书画、雕刻等18类文物8万余件,设有“八朝华章——开封古代文明陈列”“东京梦华——北宋东京城历史文化陈列”“馆藏精品石刻展”“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展”四个基本陈列。
    历八朝沧桑
    文物是历史的信物,博物馆珍藏着城市的记忆。走在开封市博物馆,首先回望的是八千年前的开封。
    开封地处黄河冲积平原,早在上古时期,这里地势平坦,气候温和,水系发达,非常适宜农业发展。考古发掘表明,早在7000-8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这里就已出现居民点,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存在此地均有发现。博物馆展出的石器、陶器,发现于开封城南的尉氏县兴隆岗等地,距今7000-9000年前。这些器物的存在,表明此时期的开封先民已离开洞穴进入平原,形成相对定居的原始聚落。这一时期的生产工具以石器为主,生活用具中陶器居多,制陶业成为最具特色的手工业门类。
    今开封城东北约20公里的开封县杜良乡北部,有一个村庄名叫“国都里”,相传夏代都城曾设于此地,其村名因而沿袭至今。夏之后,战国时期的魏,五代时期的梁、后晋、后汉、后周,乃至北宋和金,共八个朝代在开封建都。开封市博物馆的众多文物,诉说着几千年沧桑变幻的历史风烟。
    《宋真宗皇帝空桑伊尹庙碑赞》拓片,讲述的是宋真宗曾亲至伊尹庙祭拜伊尹的故事。这座伊尹庙,位于伊尹的出生地开封杞县葛岗镇空桑村。伊尹,原名伊挚,又叫阿衡,他辅助商汤灭夏,建立商朝,后做了商的执政大臣“尹”,所以后人称之为伊尹。伊尹为商朝立下汗马功劳,一共辅佐过商汤、外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代王,在医学、厨艺、军事等方面均有杰出成就,被称为“一代贤相”“烹饪始祖”。
    春秋早期,郑庄公在今开封市祥符区朱仙镇附近修筑储粮仓城,取“启拓封疆”之意,定名“启封”。战国时期,魏惠王迁都于大梁(今开封市鼓楼区),兴水利、修长城、联诸侯,国力日盛,大梁由此成为繁华的名都大邑之一。西汉,开封境内设浚仪县,浚仪作为开封的名称,沿用了八百年左右。因避汉景帝刘启之讳,将启封县改为开封县,这便是“开封”这一名称最早的由来。馆藏的汉代画像砖石、建筑明器和壁画,反映了汉代高超的建筑艺术,也体现了当时开封的田庄甲第、物殖繁华。
    隋朝置陈留郡于浚仪县,后改陈留郡为汴州。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年),时任汴州刺史的李勉遂对原汴州城进行了扩筑,史称“筑罗城”。扩筑后的汴州城位居水陆要冲,不仅是中原的一个军事重镇,也是当年大唐王朝的“王室藩屏”。唐代是开封历史上又一个大发展时期,汴州的政治、经济地位日益重要,一跃为繁华的“水陆大都会”。博物馆内巨大沙盘复原了唐汴州城的景观,这一古城堪称今日开封城的雏形。馆藏的唐三彩陶器色泽艳丽、形体圆润饱满,体现了唐代艺术丰满、健美、阔硕的特征。
    宋代“汴京富丽天下无”。宋瓷沉静素雅、规整大气,官窑、钧窑、汝窑、定窑、哥窑是北宋五大名窑。馆内陈列着一件件精美的宋代瓷器,虽经千年风雨,釉色依然莹润如新,美慑魂魄。
    “这件玫瑰紫窑变钧瓷碗,是我馆馆藏宋代精品瓷器之一。”开封市博物馆保管部主任赵龙说,“‘钧瓷挂红,价值连城’,宋代钧瓷窑变以紫色、红色最为难得。这碗出土于禹州扒村钧窑遗址,胎质纯厚紧密,外壁为玫瑰紫色,碗口处有一大片玫瑰紫斑,玫瑰紫与天青色错综掩映,互相衬托,仿佛天边的晚霞熠熠生辉。”
    忆东京繁华
    公元960年,赵匡胤建立宋朝,定都开封,名为东京。北宋时期的开封经济文化发达,社会生活繁荣,人口超过百万,成为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
    在开封市博物馆,北宋168年的建都历史成为展览重点。“宋代科技展”展示了宋代天文、军事、航海、医药、冶炼等方面对世界科学技术的巨大贡献。“《清明上河图》专题展”,展示了各个时期、不同版本的《清明上河图》及相关文物、史料。博物馆的几件镇馆重器,也都与北宋有关。
    北宋“开封府题名记碑”记载了从宋太祖建隆元年(960年)二月到宋徽宗崇宁四年(1105年),共计146年间183名开封知府的姓名、官职、上任时间等,是这一时期内有关开封府历代行政官员最完整的资料。此碑高214厘米,宽96厘米,厚24厘米,四周以蔓草和缠枝牡丹镶边。碑额篆刻“开封府题名记”六字,碑文为楷书,共21行,每行字数不等。碑的中部有一处凹痕,凹痕处被磨去的名字是包拯。包拯于嘉佑二年(1057年)以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虽然在开封府任职仅一年零三个月,但他革除弊政,执法如山,受到百姓爱戴,人称“包青天”。后人在观看此碑时,不由得要去摸一摸包拯的名字,对他的事迹评说一番,久而久之,指痕越摸越深,时至今日,包拯的名字几乎看不清,只留下半指深的指痕。
    除包拯外,题名记中还记载了许多名垂青史的人物,如欧阳修、范仲淹、寇准、蔡襄等。此碑原立于宋开封府衙署之中,明朝末年黄河水淹开封,清初迁开封府署于今开封县街,在府署前建包孝肃公祠,把碑移至祠内。民国初,废府存县,石碑仍存祠内。1971年,它被运回开封市博物馆收藏。
    北宋“大晟夷则”铜编钟原为徽宗朝所行“大晟”新乐中的编钟。这件大晟钟通高27.5厘米,宽18厘米,钟的正面刻有“夷则”二字,“夷则”是古代音律之一。宋徽宗崇宁三年(公元1104年),在今河南商丘出土了6件编钟,因钟出土于春秋时期的宋地,徽宗认为是祥瑞之兆,遂设立“大晟府”,重制新乐,命工匠铸造“大晟钟”。每套钟基准音高都是黄钟宫,作为标准音律定音,真正实现了“音同高”,这样就能保证一首乐曲在另一个地方演奏也不会走音。大晟新乐于政和三年(1113年)始成,宣和七年(1125年),随着金兵南下,这批乐器在北宋宫廷里的使用也就结束了。大晟钟目前传世极少,河南仅开封市博物馆存有一件,非常珍贵。
    “我们馆里还有一件不得不说的重器,叫水运仪象台。”开封市博物馆馆长曾广庆介绍道。北宋元祐元年(1086年)至元祐七年(1092年),苏颂和韩公廉在东京(今开封)合作设计出水运仪象台。它是一座上狭下宽的四方台形木结构建筑,高约12米,宽7米,上下分三层。上层为浑仪,中层浑象,下层为报时装置,集天体观测、天象演示和报时功能于一体。水运仪象台是11世纪末一部杰出的天文仪器,李约瑟认为它是欧洲天文钟的直接祖先。
    可惜的是,公元1127年金兵攻入汴京之后,将它拆解运至燕京(今北京)重新构建,但是不能运转。公元1214年,金都南迁,这座存在了120多年的精美之作最终毁于战火。所幸苏颂编撰了《新仪象法要》一书,记述了水运仪象台的工作原理、详细尺寸与构造。日本、英国及中国台湾都曾依照此书,对宋代水运仪象台进行一比一的仿制,但都很难完全靠水运行。经过多年研究,开封市博物馆仿制出了一比一、完全靠水运行的水运仪象台,再现了昔日世界上最先进、技术综合程度最高的大型机械装置。
    寄美好愿景
    步入古色古香的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展厅,一系列喜庆艳丽的年画就映入眼帘。厚重的颜色、夸张的对比、精美的印制,处处给人以美的享受。这些年画出自一位90多岁老人之手,他就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郭太运大师。老人满头银发,身姿矫健,笑声爽朗,许多来馆参观的观众在惊叹其精湛技艺的同时,都喜欢与他合影留念。“你干了一辈子,你就是朱仙镇木版年画的‘门神’,我是你的粉丝。”一位业内专家对老人说。
    版画萌芽于汉代,在汉代腊月除夕,民间已有在门上画虎或者是神荼、郁垒来驱邪避凶的习俗。到了唐代,钟馗逐渐取代神荼郁垒成为新的门神形象。宋代商业和手工业的发达以及雕版印刷的完善和应用,为年画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明清时期是朱仙镇木版年画发展的鼎盛时期,当时仅在朱仙镇一地的年画作坊就多达300余家。
    著名文学家鲁迅先生曾多次称赞朱仙镇木版年画,“朴实,不染脂粉,人物没有媚态,色彩浓重,很有乡土味,具有中原木刻年画的独有特色”,十分精准地总结了朱仙镇木版年画的精髓。
    朱仙镇木版年画用色十分讲究,历史上以矿物、植物作为原料,运用炒、熬、滤等多道工艺,精心炮制,使年画绚丽多彩。普通年画以黑、黄、红、丹、绿、青(紫)六色,由浅逐深,依次套印而成,有些画样还需加托水红。高档年画与神像画,人物之眼眸、胡须、服饰需加套水墨、金粉,套色可多达9遍。吉祥纳福类、戏曲故事类、神像人物类、门神类等等,年画的题材和内容丰富多彩,就像一本民俗百科,寄托着人们对幸福美好生活的渴望与向往。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