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些你不知道的开封方言

开封地情网 www.kfdqw.com   发布时间:2017-03-20   来源:议政网  点击:665次  
    开封人说“出弄”,有安置、安排的意思,也有清理、处理的意思。前者说人,比如企业破产了,这么多人咋出弄呢?后者说物,比如,仓库的东西多着呢,得想法出弄了。
    开封人把蹲着叫“估堆”。江湖传说一位老乡要去外地,上车后没座位了,就捏着普通话的强调对身边的人说,同志,你往囊(那边的意思)估堆估堆。开封人形容懒惰的吃饱就蹲着不干活的人,叫“吃饱蹲”,但没“吃饱估堆”一说。
    开封人把大声说话叫“邪活”,如果一个人在一直大声喊,就会有人出来询问,你邪活啥呢邪活?
    开封人把“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样的文绉绉的话演绎成“丢人打家伙”,总之还是“失算,得不偿失,做事既不体面又无结果”之意。
    开封人说累得不轻为累得“呼呼歇歇”的。字面上有大口喘气的意思。歇歇这个音估计是吸吸演变过来的。
    开封人把谁好逞能,耍小聪明,称做“张精”。
    开封人称鸡为“究”。但组词之后又不说究了。比如公鸡、母鸡、烧鸡、鸡蛋、鸡毛掸等等,都不念究,只在单个说鸡时叫究。
    开封人一直说液体为“溢”体,说五粮液为五粮溢,说输液为输溢。
    开封人说昨天为“夜儿个”,说明天为“明儿个”,说后天为“过明儿”,说前天为“前儿个”,说以前为“每朝儿”,说现在为“眼望儿”,个别地方还把现在说成“热儿”。把半天叫“一晌”,把下午叫“禾晌”。
    开封人把馒头叫作“馍”,说馍馊了叫作馍“湿气”了,把烤东西烤过了叫烤“藕”了,把烧汤烧煳了叫“煳锅”了。
    开封人把谁做了不该做或者过头的事叫“出傻气”。把爱喝酒,且能一直喝的人叫“酒迷瞪”。把结束叫“杀戏”。把耽误了某件事叫“菜都凉了”“晚八秋了”。把还能继续干叫“扑腾”。说某人头发乱或站着叫“刺棱”。说某人领(挣)的钱少叫“仨瓜俩枣”。
    开封人说膝盖为“不老盖”,说腋窝为“格老枝儿”,说小孩闹矛盾打架叫“搁气”,说谁抠门为“老瘪一”,说谁吝啬为“铁公鸡”,说谁见过世面叫吃过“大盘荆芥”,说挖苦谁叫“花椒人”,说谁穿衣服穿得标致叫穿得“支棱”,说办事利落叫“朗立”,说软弱容易被人欺负叫“瓤茬儿”。
    开封人说抱为“部住”。说知了为“马几了”。说抚摩叫“部拉”。
作者:纸屑轻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