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的饮酒习俗

开封地情网 www.kfdqw.com   发布时间:2017-03-28   来源:  点击:714次  

  

    酒对于开封人来说,有着历史上的特殊机遇,留有不少的故事传说。广交、善饮、讲义气、抱不平是开封人心理习俗和行为习俗方面的一个重要特征。北宋时开封酒家极盛,饮者豪放,那时喝的名酒,主要有“银瓶酒”、“羊羔酒”、“麻姑瓶酒”、“扶苏酒”等,以后又有绍酒。开封解放前后,产有高粱白酒,习称“开封白干”,以及红薯干酒,50年代以后开封产的“二锅头”酒,物美价廉,闻名省内外。近些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生产的迅速发展,职工收入相应增加,群众生活水平和消费能力有比较明显的提高,市场经济一片繁荣景象,酒市场也大为兴盛起来,本地产的、外地产的、国产的、进口的、高度的、低度的、红的、白的、甜的、辣的,从普通到名牌,装璜五颜六色的各种酒摆满大小店铺、摊点,对善饮的开封人来说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


    开封自古饮酒讲究“酒德”、酒令。五代时期,开封盛行“手势令”佐酒。宋代开封酒令变化更多,酒令载人《类说》和《酒谱》。北宋以后,随着历史的发展,不过多已失传和不再流行。建国后通行的雅俗酒令,花样较多,计有猜枚、跑马枚、花枚(如牛角枚、螃蟹枚、老头枚、哈蟆跳)、瞎枚(老虎杠子)、哑枚(压指头)、韵诗答对、大、小西瓜、击鼓传花、撒网钓鱼、快乐饮酒、明七暗七、飞鸟投标、扣门过销、金钱过目、孙权点兵、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猜白枚、行酒令、猜虚实、猜单双、开火车、对火柴、挤三十、转勺等数十种,还不断推陈出新,流行“社会主义枚”、“人民防空枚”等显示时代特色的新颖酒令。


    开封最常见的酒令为猜拳(古称拇战)。行此酒令者,由二人对垒,齐伸手指,呼口诀,以合计双方所伸指数以定胜负。开封流行的口诀:以宝一对(元宝一对、一心敬你、一定高升)代表一;哥俩好(两亲亲、两全美、双喜临门)代表二;三元三(或三桃园、桃园三好、三元及第、三星高照、三星照你)代表三;四红四喜(四季梅、四季如意、四季发财、郊区农民呼四季长青)代表四;五魁首(作五魁五、魁五星、五经魁首、五子登科)代表五;六六顺(六六大顺)代表六;巧七枚(七夕好、七夕巧、巧七星、七星高照)代表七;八大仙(八福寿、八仙过海、八仙庆寿)代表八;快九(快马、快九州、九连登、九重阳、九霜菊)代表九;满堂红(满十双、十全十美,满堂富贵、满床笏)代表十。俩人对阵,一手任意伸出指数,并口呼所要指数,二人指数相加,谁呼对谁胜,负者被罚酒一杯。二人呼数相同,而不分胜负。口诀与所伸指数不相符,称为失枚。

    开封饮酒行令,讲究礼貌对客,忌“操刀直取”。第一枚应视对方身份,互让一枚,俗称和枚。如是长辈,则伸一指,呼“敬你一杯!”;若是农民,则五指并举,呼“五谷丰登!”;若是“买卖人”,伸四指呼“四季来财”;朋友辈则呼“哥俩好!”;参加庆寿呼“八仙庆寿”。均取其吉祥喜庆之意。

    同是猜枚,由一人轮流和同座对战,周而复始,称“过关”,亦称“跑马枚”。若是逐人三杯两胜,称之为“打通关”。此等酒令气氛热烈,壮人酒兴,随机应变,亦有奥诀,非谙于拇战者不易掌握。

    盲人常用老虎杠子(虎咬鸡、鸡啄虫、虫钻杠、杠打老虎),称为“瞎枚”。适合哑人的大压小(拇指压食指、食指压将指、将指压无名指、无名指压小指、小指压拇指),称为“哑枚”。凡不善猜拳兴令者,手执单筷,各击桌案呼老虎杠子,或闭嘴,压指佐酒。

    花枚种类不一,口诀饶舌,如螃蟹枚、牛角枚、老头枚、蛤蟆跳之类,旧时,开封泥木瓦匠,运输工人或郊区农民多喜用之。

    快乐饮酒,适于众客盈室,宾朋满座。行令伊始,座客门筷或平放在案,或一端支在菜盘上,令官一声口令:“出手!”遍座即各伸出右手,并随意或伸指或屈指,令官总计指数,不论若干(假定数为15),则从令官起,自左至右逐人计数,每数1人,须应声换动门筷位置(平放者支起,一端支在碗碟上者平放在案)。数至第15数对,若此人门筷平放在案,则令喝酒。继续重复从头数,仍数至第15数,若经数之人门筷支在碗碟之上,令官即指该人口唱:“筷落——请喝!”然后即由饮酒者充当令官,周而复始。此酒令因筷落与快乐谐音,故称为“快乐饮酒令”。大西瓜、小西瓜酒令(亦说大葫芦、小葫芦),女性饮酒多喜用此酒令。饮酒时座客无论多少,依次口说“大西瓜——小西瓜”(或大、小葫芦),前一位说“大西瓜”,则用手比小西瓜样子,下一位则说“小西瓜”,须比出大西瓜样子,凡说错或手比错者罚酒一杯。兴此酒令,须反应灵敏,口齿伶俐,似易而实难,往往差错百出,引人发笑。

    兴酒令,更是五花八门,别出心裁,或酒桌上避讳“喝”、“酒”二字,或忌说“你、我、他”。行酒令时往往用别意字代替,如以“饮”、“灌”代替“喝”字,“水”、“浆”代替“酒”字。同志、先生、女士、阁下、本人代替“你、我、他”等。此类酒令,宴席上时时挂齿,欲控不能,屡罚屡犯,客主往往捧腹大笑,欢乐气氛异常。

作者: